礼拜日与太阳日

作者:乔?克鲁斯牧师   日期:2014-4-23 10:14:13   浏览数:
  • PDF下载
  • WORD下载

根据乔?克鲁斯牧师的音频整理

在我们现今的生活中,最为奇怪的疏漏之一,乃是与挂在你我房间里的日历有关。天文学家可以提供大部分有关于时间测定的答案,甚至能追溯到人类历史的最初年代。但即使是历法学家,也无法告诉我们,划定每七天为一周的科学依据。无论是恒星、行星还是太阳的运行规律,都无法提供符合逻辑的线索,来支持这样的七日一循环。我们都知道,日、月和年份是根据地球自转、月球绕地球公转、以及地球绕太阳公转的时间规律来编制的,但是为什么历代以来在各国的日历中,都是以七日为单位来计算休假的周期呢?它的根据又是什么?

创造与七日一周

对于这个问题,答案只有一个。圣经说:上帝用七天的时间创造了天地万物,并为后来所有世代的人设立了神圣的命令 ——人类必须以七天为一周的方式来计算属祂的时间。圣经在出埃及记20章8-11节中写道:“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仆婢、牲畜,并你城里寄居的客旅,无论何工都不可作,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

请注意,上帝自己才是七日一周之历法的创立者。在人类被造之初,上帝就将它赐给了我们。在任何民族或任何语言中,绝大多数最古老、最原始的日历里面,都包含着七日一周的制度。毫无疑问,这正是造物主在人类历史之初就设定的。而且,最令人惊奇的是,自从伟大的上帝赐下了“守第七日的安息日为圣”来记念创造的命令以来,七日一周的计时便从未遗失过。因为凡上帝吩咐人去遵守的,祂也必赐下能力,使人能够执行这一命令。在漫长的岁月中,七日一周的循环被原封不动地、奇迹般地保存下来,让人类可以享受那在创世之初便应许赐下的第七日的属灵福气。

它是哪一天?

今天,无论是神职人员还是平信徒,对于第七日究竟是哪一天,已经不存在任何疑问了。天文学家可以向我们保证,今日的第七日与两千多年前耶稣所守的第七日完全相同。

我们要回到本文开篇时所提到的那个见怪不怪、熟视无睹的事:为什么大多数基督徒都在违背上帝的诫命,而拒绝遵守祂所命定、所赐福、所称为“圣”的安息日呢?第七日,已成为劳作和买卖的日子,这直接违反了上帝亲手所写的律法。(注:基督教是从西方传至中国的,而在西方国家中,人们公认一周的第一天是星期日,而第七天则是星期六。)

的确,每个信徒都知道,造物主是在第七日休息,并视其为神圣的安息日。此外,所有人也都知道,第四条诫命吩咐人应当遵守第七日的安息日为圣。同时,大多数基督徒也都知道,耶稣本人从未遵守过安息日外的其它的任何日子。然而,尽管有如此众多的圣经依据,基督教界的大多数人依然在遵守星期日——一周的第一天,并在那一天进行崇拜。

圣经并未告诉我们,第七日的崇拜已经更改到第一日。如果圣经中的确记载了此种变更,那么这一问题就不会再令人费解。但是,我们的造物主说:“因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玛3:6)因此,这诫命必定仍然有效,因为救主宣布说:“就是到天地都废去了,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5:18)由于天地尚存,并且众多证据表明,律法中的第四条诫命仍旧必须遵守。耶稣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祂还说道:“你若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太5:17,19)

谁改变了它

尽管如此,那改变上帝所命定之圣日的企图,已经得逞。现今大多数人所遵守的,并非耶稣所守那一圣日。问题是:谁将第七日的圣安息日改到了一周的第一天?又是凭着什么权柄?每一个渴望“进入永生”的基督徒,都当关注此事。我们应该知道这种改变是如何产生的;并且应该明白,纵使整个基督教界的绝大多数人都在遵守星期日而非安息日,也并不能证明,他们所行的就是对的。

关于这一问题的答案,“星期日”一词的来历,将为我们提供重要的启示。在古时,人们曾在背离上帝的日子里忘记那位创造天地和其中万物的创造主。于是,在本性中固有的拜神本能的驱使下,人们开始疯狂的寻找可崇拜的对象。结果,他们选择了肉眼所能见的,最大和最明亮的物体——太阳作为崇拜对象,以太阳为神——太阳神。因着太阳的光明和温暖,地上的生命才会发芽、开花、结果。因此,无知的人们想当然地认为,它就是真正的神,人类的主宰。

因此,考古学家们发现了大量有关太阳神的记载。在古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希腊和罗马帝国的众多神庙与纪念碑上,都有对于太阳神的清晰描述。拉(Ra)、伊西斯(Isis)、奥西里斯(Osiris)、巴力(Baal)、密特拉(Mithras)、大力士赫拉克勒斯(Hercules)、阿波罗(Apollo)和朱庇特(Jupiter)都是太阳神的名字。

即使在圣经中,也曾提到崇拜太阳神的事。在约伯记31章26-28节中,我们读到:“我若见太阳发光,…心就暗暗被引诱,口便亲手;这也是审判官当罚的罪孽,又是我背弃在上的上帝。”在以西结书8章16节我们再次读到:“他又领我到耶和华殿的内院。谁知,在耶和华的殿门口、廊子和祭坛中间,约有二十五个人,背向耶和华的殿,面向东方拜日头。”

异教徒敬拜“许多的神,许多的主。”除了太阳以外,他们也敬拜月亮、火星、水星、金星和土星,并以他们众神的名字,为一周中的每一天命名。而一周的第一日,便是以太阳命名的。因为人们认为,太阳神是所有神明中最大的,居于首位。所以他们称一周的第一日为“太阳日”或“日曜日”——星期日(英文为SUN-DAY);月亮仅次于太阳,位居第二,也就是一周中的第二天,因此就有了“月曜日”——星期一;依次类推,土星位居第七,因此“土曜日”便是星期六,即一周的最后一天。自古以来,星期日(太阳日)就被视为敬拜太阳神的日子。

基督时代,异教徒依然在星期日敬拜太阳。当福音从犹大地传到欧洲时,他们还是在一周的第一天敬拜太阳神。当上帝那彰显在基督身上的圣灵开始在人心中做工时,许多人便离弃了对太阳神阿波罗的敬拜,皈依了基督教。

基督升天之后,当耶稣的门徒们在第七日——也就是真正的安息日敬拜上帝时,世上绝大多数人仍然是在星期日崇拜太阳神。随着上帝圣灵大能地显现,基督教得以兴起,而异教开始衰微。使徒保罗被圣灵充满,在亚细亚、马其顿和意大利传道时,赢得了成千上万的人加入基督教的行列。因着热心、认真、殷勤、以及奉献的生活,当时的教会大有能力。对真神上帝的敬拜和对祂诫命的遵守,几乎传遍了当时的世界。

尽管如此,保罗在逝世之前写给帖撒罗尼迦人的信中,却发出警告说:“弟兄们,…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上帝的殿里自称是上帝。…因为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帖后2:1-4,7)

那大罪人

这是一则对“离道反教”的警告和预言,保罗当时已经看出,有这样的事潜入教会。在那日子(即“主的日子”,主再来的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且保罗说,那“不法的隐意”也就是无视上帝律法的精神——已经发动了。一个“沉沦之子”将要显露出来,坐在上帝的教会中“高抬自己…自称是上帝。”本节经文已经清楚表明,将会有一个改变上帝律法的势力出现。

毫无疑问,保罗对但以理书7章4-25节的预言十分熟悉。(注:在那段预言中,但以理看到有四个兽从海中上来,而后天使向他解释,这四个兽就是世上必有的四国。结合但以理书二章中的巨像之预言,天使指示但以理,让他对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说:“你就是那金头”,可见,但以理书第二章和第七章的预言是一致的。第七章的预言,是对第二章所预言的同一事件作出的进一步细化。故此,根据历史我们可以知道,预言中的四大帝国分别是: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罗马。而在罗马帝国分裂为欧洲十国之后,在十国中出现了一个强大的势力,在但以理的预言中用“小角”来表述。)这里的经文提到,在罗马帝国之后,将要兴起一个用“小角”来预表的势力,它有人的眼睛和人的口,(但7:8)“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折磨至高者的圣民”,并且“想改变节期和律法”。(但7:25)

我们看到,在“改变上帝律法”这一问题上,圣经的预言是前后一致的。但以理当时曾预言,有一个罪人“想”改变上帝的律法;而保罗受同一位圣灵的启示,预言了“沉论之子”有“不法的隐意”发动。创造人类眼睛的上帝并非不能看见,通过这两位先知,上帝让祂的百姓明白这个事实:教会中将出现一个势力,它将“改变节期和律法。”这预言千真万确,因为我们发现,它已经清楚地应验了。

保罗被害不久,正当教会在繁荣兴旺之时,教会的领袖——主教们却开始彼此敌对,每个人都想争夺教会中的最高权力,这一现象席卷了整个基督教会。为要得到更大的权力,主教们便不择手段地来争取世人加入教会,以扩充信众人数,壮大自己管辖的势力范围。为此,他们肆意地降低真理的标准,以便吸引更多人来加入。就这样,大批大批的人涌入进来,教会看上去似乎是壮大了,但那“胜了又要胜”的纯洁教会,却迅速地变质堕落,进而成为世俗者为攫取权力而彼此相争的混乱之地。就这样,越来越多的内心并未悔改的异教徒阔步进入教会。大约在保罗死后的一个世纪左右,他所发出的那一“改变节期和律法”的预言就应验了。教会开始“离道反教”,且异教哲学和敬拜方式也逐渐地渗入教会。

君士坦丁的影响

第四世纪初叶,一名信奉太阳教的罗马将军君士坦丁(后来成为了罗马的皇帝),为了满足其夺取王位的雄心,便假意承认基督教,而将此举作为自己的一种政治优势。因他看到,当时的异教已经趋于衰败,很多异教徒被降低了信仰标准的基督教吸收为基督徒。君士坦丁之所以宣布自己接受基督,并使自己成为基督徒,其目的只不过是为要迎合大众,而那些奉承他的教会主教们,也宣称接纳他这位君主。

但接下来,君士坦丁皇帝却遇到了新的问题:帝国内超过半数的人是在星期日崇拜——他们是拜太阳神的异教徒;而其他人则遵守安息日——他们自称为基督徒。于是,君士坦丁想出了一个撮合两大派别和睦的办法。虽然他宣称自己信奉基督教,但他并不想因此而与那些信奉异教太阳神的国民产生冲突。于是他巧妙地在两派之间搞了一个平衡:“藉着在同一年颁布的两个法令,来缓解并减轻那些信奉太阳神之国民对其君王成为基督徒的担忧。其第一条法令是:定太阳日(日曜日)为一个隆重庄严且值得庆祝的宗教圣日。第二条法令是:指定占卜师们定期进行肠卜。(注:“肠卜”是指古罗马信奉太阳神的异教祭司和僧侣们在每次宰杀祭牲之后,都要查看其内脏和肠胃的形状,以推断吉凶祸福。)”(见《罗马帝国的衰亡史》第20章及注释,爱德华?吉本 著)

在这里我们清楚地看到,第一条法令的目的,显然是为要使星期日成为一个神圣的宗教日子,来取代圣安息日。这样,既博得了原本在这一日拜太阳神的异教徒,也令那些所谓的基督徒易于接受。但它完全是一则人为的法律,绝非上帝的启示。紧接着,在公元321年3月的第七天,君士坦丁颁布了他那“守星期日为圣”的法令:

“所有的法官,城镇中的所有居民,以及做各种买卖的人,都要在可敬的太阳日(Dies Solis)停工。但那些居住在乡下的人,仍可自由地从事农业活动,…免得我们错过了最关键的耕种时辰,导致百姓失去了上天所赐的日用饮食。”在这段叙述中,我们找到了基督教遵守星期日的起源。

老底嘉大公会会议

当时的教会遵循了君士坦丁皇帝的指示。在公元364年,老底嘉大公会公议通过了一项教会法令,要求信徒“周六不可休息,以免犹太化。”尤西比乌斯(Eusebius)是当时教会中最著名的大主教,他指出:“我们所有应当在安息日尽的本分,不论是什么,现在将其全部转移到了星期日。”在这里,我们明显地看到,安息日是被人为改变的,并非上帝的旨意。尤西比乌斯还说:“我们已经转移了…”

最终,在政治力量和堕落之宗教领袖的双重作用下,安息日被破坏,而异教的节日——星期日却被建立起来。与此同时,原本人人平等的基督教中,也在君王的干预下出现了教皇——那“坐在上帝殿中自称上帝”的大罪人就此出现——罗马教皇自称其为上帝在地上的代理人。

此后,教会便一直拥护并支持这一伪安息日,正如我们今日所看到的一样。约翰?埃克博士(Doctor  Johann Eck)是一位精明的天主教律师和教义捍卫者,他在与马丁路德的辩论中也不得不承认:“教会依仗自己的权威,擅自将遵守星期六更改为遵守星期日,这的确没有以圣灵启示之下所写成的圣经为依据。” (—— 约翰?埃克著《指南》[Dr. Eck's Enchiridion, 1533])

相关文章

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