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这一天:守安息日为圣【上】

作者:道格?巴契勒   日期:2013-12-7 21:14:33   浏览数:
  • PDF下载
  • WORD下载

奇妙真相:1924年巴黎奥运会期间,著名的苏格兰短跑运动员埃里克?利德尔无疑是百米赛夺冠的大热门。不料,计时赛定在了星期日——利德尔心目中的安息日。尽管经受了严格的训练,祖国也对他寄予厚望,但利德尔却拒绝参赛。这时政客、队友、甚至是家人的巨大压力接踵而至。他们说:“上帝会理解你的”,“全国人民都指望你能参赛,仅此一次而已!”但利德尔立场坚定:“不,一次都不可以。”(他所守的日子固然错了,但其遵守圣安息日的态度却没有错。)

虽然无缘百米赛,但利德尔还可以参加四百米赛跑,而且与信仰并不冲突。计时赛上,利德尔表现平平。队员们都为他捏把汗,甚至担心他能否拿到名次。利德尔坚信比赛结果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在决赛正式开始之前,一名美国人递给他一张纸条,上面的内容意义深远:“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撒上2:30)发令枪响了,利德尔飞也似地冲出了起跑线,打破了保持已久的世界记录,成功夺冠。

埃里克?利德尔坚信,人应当不惜一切代价顺服上帝——这意味着遵守十条诫命中的每一条,包括第四诫。

在他看来,安息日的诫命与“不可杀人”、“不可奸淫”同等重要。绝大多数人却不这么认为,但我相信利德尔的观点千真万确。除了安息日的诫命,几乎没有基督徒会在其余九条上产生争执。惟独第四诫往往被认为是“个人喜好”,或是可选择性的诫命。切记,安息日绝非摩西的建议,而是全能者永恒不变的律法。

经上记着说:“因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雅2:10)魔鬼不在乎你犯了什么罪,奸淫也好、杀人也好、违背安息日也好,只要引诱你犯罪,与上帝隔绝,就算大功告成,得偿歹愿。

在上帝看来,安息日的诫命与其它九条同样重要。撒但对此心知肚明,所以他计划动摇我们的信念。为了达到目的,他惯用狡辩与妥协的手段,及至当末后大的考验临到,当我们必须冒死选择敬拜的对象时,许多人会像平日一样习惯性地妥协,因为没有预备好在至关重大的事上表明立场。今日忠心守安息日为圣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这乃是对自己的预备。

何为圣?

我们先来查阅第四条诫命,记载在出埃及记20章:

“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这一日你和你的儿女、仆婢、牲畜,并你城里寄居的客旅,无论何工都不可作,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第七日便安息,所以耶和华赐福与安息日,定为圣日。”(8-11)

上帝所说的“圣日”是什么意思?“圣”是指“分别出来,献给上帝,归祂为圣”的事物。圣经指出圣物不容亵渎,且要与对待普通事物有别。

举例来讲,婚姻是神圣的。你或许连续数年向某个人献殷勤,然而,直等到你与他/她订立了婚约,这一层关系才能升华至神圣的层面。玷污神圣的婚姻就是违背了“不可奸淫”的诫命。

什一也是神圣的。(利27:30)收入的十分之一要“归给耶和华为圣”,你或许有些不解。但是,若用这一份收入还车贷,就算玷污圣物。

第四诫指出:每周的某个时段要分别为圣。这并非基于某个教会的规程,而是上帝亲口的吩咐。上帝若称之为圣,任何人都没有权利称之为俗。祂并未说:“当记念安息日,使之成圣。”人无法使这日成圣。惟独上帝能使之分别为圣。上帝透过第四诫告诉我们:“我已经将这日分别为圣,你们必须晓得我的作为,并尊重我。”其实,守安息日为圣便是与上帝建立爱的关系。

一个危险的话题

一想到要分享安息日这一主题,我就不禁胆寒,因为它太容易被误解,太容易走极端,太容易被贴上律法主义的标签。在耶稣时代,有两个狂热派——撒都该派和法利赛派——在争夺宗教界的主权。一派是自由主义者,另一派是保守党。我想不到更合适的词来描写它们了。撒都该人不相信有天使和复活,典型的自由主义神学。然而,法利赛人恪守安息日,甚至按己意制定出难守的繁文缛节,以防违背圣日。在法利赛派,关于安息日及其它宗教义务的人为条规足有数千条。

耶稣常与法利赛人在遵守安息日的事上发生冲突;他们多次指控耶稣在这日医病是违规行为。而上帝的律法从未禁止人在安息日治病。要知道,耶稣——上帝——这样行自有目的。祂从未吩咐:“你们无需再遵守安息日了。”基督生平所有关于安息日的辩论,都是教人如何守这日为圣,而非有无遵守这日的必要。

在基督时代,人们在遵守安息日的问题上拘泥于人为的条规。而在此之前,当耶利米和以赛亚的时代,百姓却像今日一样,疏忽安息日。当时的犹太人普遍忽视安息日,甚至不及外邦人。对于违背安息日的行为,他们不屑一顾,不以为然。这就是今日基督教界所面临的危机:对上帝的诫命漠不关心。

作为一名牧师,我不仅要提醒众位,更要提醒我的家人。妻子凯伦和我常常训练并提醒自己:在安息日,哪些事可行,哪些事不可行。在今日社会,生活节奏快得出奇,以致于要想休息,必须通过思考、计划、并付出努力。我不得不承认,有时我也未能守安息日为圣,所以请不要误解,这篇证道绝不是在审判大家,而是为爱上帝之人准备的研经课题。既然遵着诫命守安息日为圣是爱主的表现,那么,我们总不能因为某个人爱主,并讨上帝的喜悦,就称他为律法主义者吧!

难道有人询问安息日当做什么,不当做什么,就算是律法主义吗?通过以下的学习,答案会不言自明。

如何守这日为圣

十条诫命其实是上帝律法的缩略版。例如,第三条诫命说:“不可妄称耶和华你上帝的名,”很多种行为都算是妄称耶和华的名,但它并未列举妄称上帝圣名的细节——不论是发咒起誓;满不在乎地提说上帝的名;或是自称为基督徒,却言行不一。律法的细节需要进一步研究,你会在圣经中找到遵守或违背诫命的实例。本课旨在更清楚地理解第四条诫命,我们也需要虔心研究圣经的原则,并从中寻得一些具体的例证。

例如,希伯来书4章11节记载:“所以,我们务必竭力进入那安息,”看似有些矛盾,却是事实。我们的确需要“竭力”为安息日做准备。只有付出额外的辛劳,我们才能更加全面地享受安息日的福惠与安息。我并没有将安息日比作特别的假日,当然,即便是去度假,你也需要额外的准备和计划。

为能真正享有上帝专为圣日赐下的休息与平安,我们必须“竭力进入那安息”,这包括训练自己。上帝藉着祂的圣言赐下大量守安息日为圣的细节。你很快会明白,守安息日为圣绝不是全天躺在吊床上,边喝菠萝汁边悠然自得、无所事事地摇晃。上帝所说的安息日意义深广。

十条诫命中,第四诫篇幅最长,因为它涵盖了很多细节。不单单是人,连他们的牲畜和仆婢——家中所有的成员,都要在这日安息。

四诫与大多数诫命有所不同,因为它既有肯定句,又有否定句。其它几条大都是否定句——“不可……”。第四诫说:“(你当)守为圣日”(肯定句),“(你)无论何工都不可作”(否定句)。它是双方面的,既包括当行之事,也提及了禁做之事。我也要用同样的方式讲述今天的内容。咱们开始吧……

为安息日做准备

约翰?卫斯理讲过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刚刚加入基督教,十分虔诚。星期五夕阳欲坠之时,他急忙擦鞋,为第二天参赴礼拜做准备。打理一只鞋需要15分钟,当第一只擦完之后,他发现日薄西山,没有时间擦第二只了,于是他把鞋收了起来。

他的决定正确吗?第二天,那人去教堂参赴礼拜,一只鞋闪闪发亮,另一只却明显未经打理。你会不会称他为狂热分子?如果此种行为算是狂热,我们岂不是误解了分别为圣的原则。我们会想:“几分钟之前还可以擦鞋,而几分钟之后,当落日的余辉照入之时,再做同样的事情却即刻构成了犯罪。怎么会这样呢?”

举个类似的例子,某青年男子对一个女孩情有独钟。在结婚之前,他不可以观看该女子的裸体,或与她有亲昵的行为,反之亦然。然而,在他们许下婚姻的誓约之后,先前的种种“不可以”,如今就不算为罪了,反而成了神圣与美好的行为。诚然,小小的指针看似微不足道,却可以标明俗日与圣日的分水岭。

在我们教会,持草率态度的人越来越多:“啊?这么快,太阳已经落山了,我还没有洗完碗碟呢。”“虽已日落西山,但草坪还没有修剪完,我不会耽误太久的。主啊,这不算什么大事儿吧?”

要知道,你的邻舍驾车经路你的家门,恰好看到你在安息日割草。你给家人和邻舍传递了什么信息?魔鬼对你说:“违背安息日没什么大不了的。”又对目睹你行为的人说:“他是个伪君子。”这就是魔鬼的手段,突出我们的言行不一,侵蚀我们对上帝的委身。切勿容许他将你作为游戏中的一颗棋子。

你持什么态度?

难道上帝要我们惧怕安息日吗?不!祂希望这日成为一项福惠。如果没有与耶稣建立爱的关系,我们会巴不得安息日快快结束。当圣日即将到来时,我们会想:“噢,不,天哪!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这么快就又到安息日了。哎,又没时间做这些事情了。”仿佛安息日是重担而不是祝福。这绝非上帝希望看到的态度。

“安息日结束了吗?”想必大家都听过小孩子这样提问,他们盼望听到肯定的回答,期盼着圣日赶快过去,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也曾向窗外张望,盼着安息日结束,好去从事俗务。现在想起来羞惭不已。这该是我们遵守安息日的态度吗?

它恰恰表明我们需要内心的改变。有一段经文指出了我们的问题。阿摩司记载了当时以色列百姓守安息日的态度:“月朔几时过去?我们好卖粮;安息日几时过去?我们好摆开麦子;”(摩8:5)他们巴不得太阳尽快落山,安息日赶快结束,好去做自己的事情。

假设某男子恋上一位年轻的女士,但由于各自的日程安排,他们每周在一起的时间仅有几个小时。男子暂时放下工作,去与女友相会。见面期间,女子专注地与男子谈心,而他似乎心不在焉。他们一起散步,女子问:“你怎么不与我肩并肩一起走,为什么离我这么远?”

男子坦白:“要知道,我在思考本周的工作计划。”女友精心准备了可口的菜肴,一起用餐时,男子不停地看表,催促说:“咱们的约会还不结束?你自己吃吧,我先告辞了,请不要介意。”他的心在哪里?这岂不伤害女友的感情?男子的态度表明他们的关系出了问题。

我们口口声声说渴望将心献给主,若果真如此,我们就不会问该如何遵守安息日了。上帝希望安息日成为一个喜乐的日子。我相信越认识上帝,就越觉安息日的快乐。

安息日是休息的日子,在这日的起止都当献上平静的敬拜,而且安息日的边缘须严格、果断。切勿在日落之后一小时才说:“嗯,我想咱们该停下手头的工作,做个祷告,迎接安息日了。”我们应该进行真正的敬拜、颂赞、和实质性的研读(指学习圣经或预言之灵著作,而非基督教报刊杂志),而非行色匆匆,毫无准备。我们须付出努力,制定计划,将上帝当得的荣耀归给祂。

为何要将上帝推迟到最后一刻呢?每次乘坐飞机,我总是提前到达机场。即使时间充裕,我也不会坐在家里候机。安息日也是一样。当圣日即将结束时,不要频繁地看表,并庆幸地说:“欢呼吧!总算结束了!该做什么就去做吧!”这是错误的态度,是对上帝的侮辱。

虔心遵守安息日的人或许会被称为律法主义者、法利赛派、或狂热主义,但为与上帝建立关系,遭受这一切也都值得。毕竟,耶稣才是我们要取悦的对象。

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