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息日改为复活日了吗?

作者:本站   日期:2013-11-20 16:48:45   浏览数:
  • PDF下载
  • WORD下载

犹太人将遵守安息日作为对创造的纪念,但作为基督徒的我们,是否应该守星期日以纪念耶稣的复活呢?

虽然犹太人的确被赋予了记念上帝创造的使命,但安息日并不是单为犹太人设立的,而是为全人类设立的。

“…起初安息日的设立与希伯来人没有特殊的联系,而是为全人类设立的,为的是纪念上帝在六天创造之后的休息。这安息日乃是为所有亚当的后裔而设立的。” ——(《成人季刊》南部浸信会系列,1937年8月15日。[ Adult Quarterly, 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 series, Aug. 15, 1937])

如果在到达西奈山之前,以色列人出离埃及,在旷野所遵守的那个安息日是(参考出埃及记第16章)人类所守第一个安息日,那以就如某些人所声称的一样,安息日应当是惟独为犹太人所设立的。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耶稣宣称安息日是“为人设立”的呢?此外,当时如果没有人守安息日,又如何有一代又一代不断保留着每周七日的循环呢?很显然,从创世记中所记载的那些先祖开始,就用一周七天来计算时间了。(创世2:1-3; 7:4, 10; 8:10,12; 29:27, 28; 31:23; 50:10)再者,在许多非犹太的古老文化中,第七日也拥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以古巴比伦人、希腊人为例:

“与希伯来人相同,安息日休息是巴比伦的一个制度……安息日在阿卡得人的时代(Accadian约公元前3000年至公元前2230年,在古巴比伦以前,以闪族为主。)就被当作一个“dies nefastus”——禁止做任何工作的日子,而且,一系列古巴比伦节日和禁食的日子告诉我们,在每月的第七,第十四,第十九,第二十一和第二十八日是的安息日,且这日必须得到遵守。”  ——(A? H?塞斯,〈更大的批判和记念〉1985年,第74页。[- A. H. Sayce, The Higher Criticism and the Monuments, 1985, p. 74. ])

“不仅是希伯来人,连希腊人也承认第七日是神圣的。”——(亚历山大的格里免[Clement of Alexandria])

如果从创造人类之后直到以色列人到达西奈山的2500年间,从没有人遵守安息日的,那么人们一定会惊叹这创造的故事是如何在世世代代得以存留下来的——这个故事的特殊意义就在于第七日——创造的故事本身就证明安息日属于全人类:

“但根据数字六所拥有的完美性质,世界被造之后,天父上帝就将接下来的第七天分别出来,高举它并称之为圣。这不是一个城市或一个国家的节日,而是属于地球上所有人的, 因为只有这日有资格被称为全人类的节日和世界的生日。”——(《创造周》斐罗,第30章(89)[Philo, "On the Creation," XXX (89).])

所以,尽管圣经明确地描写了安息日是上帝创造之后休息的纪念(创世记2:1-3;出埃及记20:11;希伯来书4:4)也明确指出基督从死里复活是一周中第一日的清晨(马太福音28:1),且没有一处经文证明,门徒定星期日为复活崇拜的日子(或代替了安息日的遵守)。相反,他们规定了圣餐礼作为记念“主的死”,并规定信徒要参加洗礼,以此作为与主同死同复活的象征。

 “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哥林多前书11:26)

“所以,我们藉着洗礼归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我们若在祂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也要在祂复活的形状上与祂联合”(罗马书6:4,5)

——上文摘自《安息日休息》凯文摩根,第80-82面(Sabbath Rest, Kevin Morgan, p. 80-82)


相关文章

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