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真的是圣日吗?

作者:乔·克鲁斯牧师   日期:2013-10-23 20:06:23   浏览数:
  • PDF下载
  • WORD下载

第一章 一次拐错弯儿

大卫最优美的祷辞之一记在诗篇43篇3节:“求袮发出袮的亮光和真实,好引导我,带我到袮的圣山,到袮的居所。”

倘若上帝垂听了我们寻求真理的祷告,而我们却无意顺从真理,那么这样的祈祷毫无益处。上帝所赐的最大恩惠之一,就是让我们明白祂的话语。人所做的最冒昧的举动,莫过于恳求明白上帝的旨意,而在祈祷得蒙垂听之后,却以种种理由拒绝顺从!任何一位诚挚寻求真理之人必定像大卫一样,为要明白上帝的圣言而恳切祈求。乐意寻求并顺从真理的心志,乃是每一渴望圣灵启迪之人的特质。对于这等人,八福中美好的应许必赐给他们:“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太5:6)

许多人犯了这样的罪——降低圣经的标准,以迁就自己贫乏、软弱的经验,而不是提升自己的经验以符合圣言的要求。真理唯一伟大且权威的试金石就是圣经。我们所读的每一本书,听的每一场证道,每一宗教思想,都必须接受圣经无误之标准的衡量。不论是儿时所受的教导,或是主流人群追随的观念,还是情感左右我们所思所信的事物,这一切都必须接受圣经的检验。这些因素在绝对真理的试验下都不堪一击,最终的问题必须得到解答:上帝的话对此有何论述?

有人认为“心诚则灵”,只要自己的信仰是诚挚的,上帝就会接纳并拯救他们。然而,单凭诚挚是远远不够的。一个真诚的人可能会真诚地犯错。记得几年前,我驾车去佛罗里达州的西棕榈滩。至少我认为自己是行在通往目的地的路上。因为是夜间行车,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看到任何路标。突然,车灯照到一块标牌,上面写着:“距离贝尔格莱德14公里”。糟糕,我意识到自己竟然是背道而驶,走错了路。那天晚上,没有人比我更加诚挚而自信,但我却执着地在错谬中前奔。此时,我原本可以继续前行,自欺欺人的声称自己终究会在某处找到西棕榈滩。但相反,我调转车头,返回转错弯儿的路口,驶上通往西棕榈滩的正路。这才是唯一正确的做法。

第二章 紧闭心门与少数服从多数

上帝的圣言常常论到那些愿意改正的人,而那些心门紧闭之人则最为可怜。因他们拒绝任何与他们个人观点相左的信息。他们的思想已经固化,不想受到任何事实真相的干扰。在有关安息日的问题上,这种现像尤为严重。

在每周应该遵守哪一日为圣的问题上,多数人接受了遗传的观点,而且他们发觉,自己很难客观地对待其它观点。人们大都知道十诫中有一条要求人遵守一周的第七日,也晓得第七日就是星期六,但却仍固守着遗传,死守那与上帝命令相悖的日子。他们在星期天(一周的第一日)礼拜,但圣经却从未吩咐人遵守这日。

人们为何会这样做呢?大多数守星期日的人,只不过是在接受自己成长之社会主流的宗教习俗。他们认为这一定是正确的,因为多数人都是如此行。但这样的判断可靠吗?在宗教问题上,主流通常是正确的吗?

对于这些问题,圣经给出了不容质疑的否定回答:一切有效的信息来源都表明,多数人的主张往往是错误的,至少在宗教问题上是这样。耶稣说:“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的日子也要怎样。”(路17:26)在挪亚时代,只有八个人进入方舟而免遭洪水的毁灭。基督曾发出警告说:在世界的末了,仍将像挪亚的日子一样,只有少数人会因顺从真理而得救。祂说:“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太7:13, 14)

十分肯定的是,现今绝大多数的基督徒(包括许多著名的布道家和神学家)都在遵守星期日,而非第七日的安息圣日。虽然如此,但这一事实并不应该影响任何人。依照耶稣的话,我们正应当对此高举警告的大旗了。真理从未受过大众化的欢迎,且今日大多的人与各时代的人一样,并非真心寻求真理。他们无非在寻找一个平稳的、容易的、舒服的宗教,因这样的宗教容许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

那么,我们要怎样来检验有关安息日的真理呢?方法只有一个,仅此一个——上帝的圣言。不幸的是,千百万人从未就此问题亲自去查考圣经。我建议大家去检验主流群体遵守星期日的习俗,并查明它是否正确。倘若符合圣经,我们都必须接受,且忠实地遵守每一个星期日。相反,如果圣经不支持此种论调,我们就当不遗余力地查考圣言,直至查明主命令我们遵守的是哪一日。

我认为,解决这一问题最可靠的方法,就是把圣经中论到一周中第一日的经文全部找出来。在新约圣经中,谈到星期日的经文仅有八处。认真研究这些经文,我们便可以确知,所有可供参考的证据都包含在内。倘若有任何圣经权威支持守一周的第一日为圣,那么,这八节经文中一定能够找到可靠的答案。

您愿意面对这一详尽研究的结果吗?它将使我们的固有观点受到检验和挑战!您是否愿意敞开心门来接受这一客观研究的结果呢?我这样问,并不是要使大家掉进某个圈套。就个人而言,我并不在意哪一天是安息日,如果圣经教导是星期一、星期四、星期五或星期日应该守为圣日,我同样会乐于遵守。许久以前,当我决定成为一名基督徒时,我便告诉自己,不论圣经如何教导,我都愿意顺从上帝,而不按自我喜好去行。守哪一日为圣对我都一样,只要它符合圣经就足够了!在开始查考新约圣经中所有关于星期日的经文之前,希望大家也有同样的认识。

第三章 主在星期日复活

我们先从第一卷福音书开始查考。马太记载:“安息日将尽,七日的头一日,天快亮的时候,抹大拉的马利亚和那个马利亚来看坟墓。” (太28:1)这里有些非常有趣的证据,证明安息日不可能是每周的头一日。依照这里的记载,安息日的结束恰好是第一日的开始。这是两个相邻的日子。基于这一论述,任何人都不能称星期日为安息日。以星期日为圣日的观点只能令人混乱,且绝非来自圣经。

马太这段论述的目的非常简单,无非是要说明那些妇女在安息日过后的黎明来到坟墓那里,既到了,便发现耶稣已经复活。这与下一卷福音书(马可福音)中的内容完全一致,不过马可又添加了一些细节。请注意马可将“出太阳”与 “天快亮的时候”等同起来。他写道:“过了安息日,抹大拉的马利亚和雅各的母亲马利亚并撒罗米,买了香膏,要去膏耶稣的身体。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出太阳的时侯,她们来到坟墓那里,彼此说:‘谁给我们把石头从墓门滚开呢?’” (可16:1-3)

两位作者用基本相同的语言记述了这件事情,从而消除了人们对马太的记述——“七日的头一日,天快亮的时候”——存在的普遍误解。有人将这句话翻译为:“星期六傍晚太阳即将落山之前”。因为按希伯来人的计算方法,(上帝在造天地时,是先有晚上后有早晨。)安息日的起点是周五的日落,而安息日的尽头,则是当天太阳落山之时,日落之后就是一周的头一日了。所以有人认为,这些妇女是在安息日太阳即将落山之前,也就是第一日即将来临时到了坟墓那里。

这里,我们看到经文相互对照的重要性,马可的措辞不可能支持以下观点:星期六晚上,这些妇人到达并发现墓是空的。星期天旭日东升时,同一群妇人来到坟墓前彼此问道:“谁为我们把墓门口的大石头滚开呢?”很明显,如果前一晚早已发现墓是空的,就不会问这样的问题了。因此,我们可以清晰地判断,马太所说的“天快亮的时候”是指星期天早晨旭日东升之时。

新约圣经中第三个有关一周中第一日的经文记在马可福音16章9节,这是一段简单的记述:“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稣复活了,就先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耶稣从她身上曾赶出七个鬼。”此处简略的注解很有必要,因为该处经文是对耶稣在星期日清晨复活这同一事件的重述。重要的是,以上几处经文都未提到一周的第一日(星期日)为圣,也没有暗示任何人要遵守这一日,以记念耶稣的复活。

第四章 查明真正的安息日

关于耶稣复活这一事件,最完整的描述之一记在路加福音,这是第四个有关一周第一日的经文。“这人(亚利马太人约瑟)去见彼拉多,求耶稣的身体;就取下来用细麻布裹好,安放在石头凿成的坟墓里,那里头从来没有葬过人。那日是预备日,安息日也快到了。”(路23:52-54)

在深入解读之前,让我们仔细考究这个有关受难日的属灵论述。大多数基督徒认同这些事件发生在耶稣受难日,而这里却称为“预备日”,因为这日要为即将到来的安息日做特别的预备。事实上,这节经文的论述非常清晰:“安息日也快到了。”意思是说接下来就是安息日了。

耶稣受难的那日还发生了哪些事情?“那些从加利利和耶稣同来的妇女跟在后面,看见了坟墓和祂的身体怎样安放。她们就回去,预备了香料香膏。她们在安息日,便遵着诫命安息了。”(路23:55-56)

在那个重大的星期五余下的时间里,这些虔诚的妇女买了香膏,并且为星期日到坟墓探望做了更充分的准备。然后,当太阳落山要进入安息日时,她们便遵着诫命安息了。这里指明那个圣日就是十诫中特定的每个星期中的安息日。它既不是指逾越节,也不是可能轮到一周中任何一天的节期中的安息日。(注:“节期中的安息日”与十诫中的安息日完全不同的,它是指与以色列的七个重大节期有关的“安息日”,比如利未記23章24节说,吹角节的七月初一日,就被视为安息日,但“这是在耶和华的安息日以外。”(利23:38))

接下来的经文告诉我们,这些妇人在安息日过后的一天里做了哪些事情。“七日的头一日,黎明的时候,那些妇女带着所预备的香料来到坟墓前,看见石头已经从坟墓滚开了。”(路24:1,2)

首先,我们注意到,这些妇人在耶稣复活的那日所从事的乃是俗日的劳作。现代的众教会将这个特别的七日的头一日称为复活日。的确,耶稣无疑是在那日凌晨天尚发黑的某个时刻就复活了。但在福音书所详叙的事件中,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些妇人或其他的人将耶稣复活的日子奉为圣日。

路加对于那个重大周末的记载,无可争辩地证明真正的第七日的安息日依然可以准确查明。他用三个连续的日子——星期五,星期六和星期天——记载了事情的先后顺序。耶稣在预备日,也就是在安息日将至的时候断气。现在的基督徒称之为基督受难日。接下来的一天就是“遵着诫命”所守的安息圣日。因为诫命清楚地指明“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毫无疑问,这安息日就是星期六。

颇为有趣的是,耶稣在安息日歇了祂的救赎之工,安息于坟墓,正如祂在安息日歇了创造的大工一般。

安息日过后的那天,耶稣复活了。今天,人称之为复活节。但圣经指明那“是七日的头一日”。鉴于基督教界所一致认可的、无可争议的历史事实,任何人都不能声称对真安息日一无所知。安息日就是受难日和复活日之间的那一天。路加的记载完美的描写了那三天的时间顺序,以至连最迟纯、最无知的人都能在现代的日历上指出圣经中所说的第七日即星期六。

接下来,我们准备查考新约圣经中第五个有关星期日的叙述。“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天还黑的时侯,抹大拉的马利亚来到坟墓那里,看见石头从坟墓挪开了。”(约20:1)约翰对于复活一事的记载,并未透露任何新的信息。正如其他的作者一样,他没有指出七日的第一日被称为圣日,或被任何人守为圣日。到目前为止,在所有福音书作者提供的重大的、相同的线索中,没有任何证据支持星期日为圣。

第五章 害怕犹太人

约翰在同一章里再次提到了“第一日”,而这一经文常被曲解为遵守星期日的证据。“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门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犹太人,门都关了。耶稣来站在当中,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约20:19)

这次闭门聚会,纵然是发生在耶稣复活的同一天,难道这就是为了特别纪念耶稣的复活吗?据当时的情况来看,这不可能。经文清楚指明,他们聚集在那里是“因怕犹太人”。担惊受怕的门徒们已经得知主的坟墓空了,所以马上想到自己将被指控偷走了耶稣的尸体。为了安全起见,他们聚在房内,锁上门,相互安慰。

实际上,门徒们当时并不相信基督已经复活。马可的记载表明,虽然马利亚和其他门徒声称自己亲眼见到了复活的救主,但门徒们完全拒绝了这些人的见证。“她去告诉那向来跟随耶稣的人,那时他们正哀恸哭泣。他们听见耶稣活了,被马利亚看见,却是不信。这事以后,门徒中间有两个人往乡下去。走路的时候,耶稣变了形像,向他们显现。他们就去告诉其余的门徒,其余的门徒也是不信。后来,十一个门徒坐席的时候,耶稣向他们显现,责备他们不信,心里刚硬,因为他们不信那些在祂复活以后看见祂的人。”(可16:10-14)

根据以上的记载,我们不应过多回顾星期天下午那次不光彩的闭门聚会。它并非某些人所描写的一个纵情欢乐、庆祝复活的场面。实际上,当时的门徒们丝毫没有意识到复活的神迹已经发生。他们害怕、沮丧、不信。所以耶稣显现时,用严厉的话责备他们缺乏信心,拒绝同伴的见证。有人将此编造为一个纪念救主复活的欢乐礼拜聚会,真是荒谬至极!

到目前为止,新约圣经中八处相关的经文,我们已经仔细研究了六处,一直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守星期日为圣的实例。实际上,每处都一致表明:将七日的第一日作为崇拜、祷告、安息或庆祝耶稣复活的日子是毫无根据的。福音书是在这些事件发生几年之后所著,圣灵有很多机会将事实的真相启示作者。耶稣告诉祂的门徒,圣灵要“引导你们明白(原文作进入)一切的真理。”(约16:13)如果守第一日是真理的一部分,那么圣灵就有神圣的义务,将其启示给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正如我们的主所说的一样。

现在,我们再来查考余下的两处经文。如果在这些经文中也找不到证据,就不得不放弃查考,因为再没有地方可以寻得证据了。保罗和路加是提到七日头一日的最后两名证人,然而他们所讲的话都遭到了严重的曲解。

第六章 在哥林多未守星期日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6章1至3节写道:“论到为圣徒捐钱,我从前怎样吩咐加拉太的众教会,你们也当怎样行。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各人要照自己的进项抽出来留着,免得我来的时候现凑。及至我来到了,你们写信举荐谁,我就打发他们,把你们的捐资送到耶路撒冷去。”

请留意使徒说了什么,没有说什么。许多人想当然地认为当时举行了一场宗教聚会,并且收集募捐。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保罗在这里特别呼吁小亚细亚的众教会,因为耶路撒冷的众多基督徒正遭受严重的食物与日用品短缺。保罗要求哥林多教会收集食物、衣服等物品,并存于家中,等他派人将其运往耶路撒冷。(注:中文圣经误将捐助collection一词翻译成捐钱了) “留着”一词的希腊原文明确表达了‘储存于家’的意思。就连拥护守星期日的人也赞同这一点。

那个星期天,并未举行任何礼拜。收集并储备物品的工作都要在那日做成。为什么保罗要求这项工作要在星期日完成?这工作包括哪些内容呢?

首先,在安息日崇拜时,可能有人将信的内容通报了信徒。做此工作的第一时机就是次日——七日的头一日。请记住,当时的耶路撒冷明显出现了食物短缺的情况,金钱不是根本的需求。正如路加在使徒行传11章28至30节所说,此类饥荒在中东地区并非罕见。

关于那些正在遭受患难之基督徒的特别需求,罗马教会提供了一条线索。“但现在,我往耶路撒冷去供给圣徒。因为马其顿和亚该亚人乐意凑出捐项,给耶路撒冷圣徒中的穷人。这固然是他们乐意的,其实也算是所欠的债。因外邦人既然在他们属灵的好处上有份,就当把养身之物供给他们。等我办完了这事,把这善果向他们交付明白,我就要路过你们那里,往西班牙去。”(罗15:25-28)

这里,保罗以意味深长的恳求触动人心。罗马的基督徒欠了耶路撒冷母教会一大笔人情债,因为她派众多教师传福音给他们。保罗呼吁他们将肉体所需或物质上的礼物献上作为回报,以表达对母教会的感恩之心。保罗心中所想的是什么礼物呢?十分有趣的是,他将这描写成向他们交付这“善果”,希腊文在此使用“karpos”一词,该词是果实的统称,也包含“某人的劳动果实”之意。

这就令保罗建议哥林多的基督徒在七日的头一日做工一事显得明朗了,因为“这样免得我来现凑”。从果园和菜地中收集或储藏作物的工作当然不适合在安息日做。在这些经文中,星期日再次被定为一个可以进行世俗活动的日子,并无任何宗教活动。

第七章 保罗最长的证道

本章我们将研究最后一处可能支持守星期日为圣的经文。在路加记载的早期教会历史中,他生动地描写了保罗与特罗亚信徒的告别聚会。而那些为了抓住任何一个微小的借口,以此当作违反上帝诫命之理由的人,已经严重扭曲了使徒行传中的这段记载,着实令人痛心。因为这是新约圣经中唯一一处在七日的头一日所举行的宗教聚会,我们须予以慎重查考。

全篇的论述表明,这次聚会是在晚上。“过了除酵的日子,我们从腓立比开船,五天到了特罗亚,和他们相会,在那里住了七天。七日的第一日,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保罗因为要次日起行,就与他们讲论,直讲到半夜。我们聚会的那座楼上,有好些灯烛。有一个少年人,名叫犹推古,坐在窗台上困倦沉睡…就从三层楼上掉下去。扶起他来,已经死了。保罗下去,伏在他身上,抱着他,说:‘你们不要发慌,他的灵魂还在身上。’保罗又上去,擘饼,吃了,谈论许久,直到天亮,这才走了。有人把那童子活活地领来,得的安慰不小。我们先上船开往亚朔去,意思要在那里接保罗,因为他是这样安排的,他自己打算要步行。”(徒20:6-13)

这次在特罗亚的通宵聚会,有着某些不同寻常之处。首先,对于讲道人和会众,这都是一个严肃伤感的场合。保罗在本章25节讲到:“我素常在你们中间来往,传讲上帝国的道。如今我晓得,你们以后都不得再见我的面了。”

显然,这次告别会是在七日头一日的晚上举行。(注意:圣经中的一天是先有晚上,后有早晨)屋内有烛光,并且保罗讲道至深夜。这里我们有必要弄明白犹太人计算时间的方法。他们的计时法并非依照异教罗马从午夜到午夜的计算方式。在圣经中,一天的开始乃是从日落之后算起。

创世记以相同的方式描述了创造周中的每一天:“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二日。” 等等。总而言之,晚上是一天的开始。

这就是为什么圣经用以下的话描写安息日:“你们要守这日为圣安息日…从…晚上到…晚上,要守为安息日。”(利23:32)但根据圣经的记载,夜晚从何时算起呢?“天晚日落的时候,有人带着一切害病的和被鬼附的,来到耶稣跟前。”(可1:32)由于法利赛人教导安息日治病是错误的,百姓只能等到安息日过去之后才把病人带到耶稣面前。因此,他们在“天晚日落的时候”带病人去。摩西写道:“晚上日落的时候,乃是你出埃及的时候,献逾越节的祭。”(申16:6)

尼希米记中有另一个描写安息日开端的经文。“在安息日的前一日,耶路撒冷城门有黑影的时候,我就吩咐人将门关锁,不过安息日不准开放。”(尼13:19)这里明确将安息日的开始定在日落之时,也就是夜幕降临时。

现在,我们可以将这个可靠的圣经原则运用在特罗亚的告别会上。按此计时法,这次聚会是在星期六晚上。日落之后,安息日随之结束,七日的头一日开始了。保罗已经住了整整七日,期间肯定要过一个安息日,他决定不在星期六晚上乘船离开,而是与信徒们谈论一个通宵,然后星期天早上步行二十英里,横跨半岛与停在亚朔的船会合。

附带提一下,保罗的布道同工中包括记载这次周密航程的路加,他们当时驾驶这只船。值得注意的是,他们是等到星期六晚上,也就是安息日过后才出海的。摇桨起帆和保罗步行横跨海峡都不符合圣日的要求。而且保罗和他的同伴都没有在上帝的圣安息日从事那些世俗的活动。

第八章 少年人复活的神迹

事实上,英文圣经新译本表明这次聚会是在星期六晚上。这个故事的重点似乎在论述犹推古从死里复活一事。保罗在安息日全天并通宵达旦布道之后,勇敢的他于星期日早上徒步行走20英里,与亚朔的同伴会合。安息日过后,同伴们当晚就开船绕过半岛。保罗在次日长途跋涉就足以证明星期日绝非圣日。

有人将擘饼和圣餐礼拜等同看待,但圣经并不支持此种观点。路加清楚说明早期的基督徒天天擘饼:“他们天天同心合意恒切地在殿里,且在家中擘饼,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徒2:46)

圣经并未证实保罗当时在楼上同信徒举行圣餐礼。从措辞上看,他们不过是聚在一起享用一顿家常便饭。“保罗又上去,擘饼,吃了…”(徒20:11)此处,我们发现吃饭和擘饼联系了起来。这里的擘饼不可能是指圣餐。

即使在那次告别会中举行了纪念基督受难与牺牲的仪式,它也无法提供遵守星期日的任何凭证。我们已在使徒行传二章看到每天擘饼,而且圣经从未提及圣餐与某个特殊的日子有联系。任何人都可以明显看出特罗亚的聚会并非每周的崇拜聚会。记述那次通宵聚会的重点是为了说明少年人犹推古复活的神迹,以及保罗在离世之前可能再无机会与他们相见的事实。这个特殊的时间段——星期六整晚——无论如何都没有属灵的意义。路加,这位谨慎的历史学家,虽然他忠实地记载了少年人复活的神迹,却未记录保罗长篇讲论中的任何内容。显然,路加竭力要表达的是犹推古死而复活的神迹,而非事发之日具有神圣性。

我们已经查考了新约圣经中八处有关七日第一日的经文,其中没有丝毫证据表明星期日是上帝所归为圣的,或是人当守的圣日。这本来自上帝的伟大无误的“检验手册”已证明大多数人是在追随遗传而非真理。数百万人已受了欺骗,盲目遵守一个毫无意义的异教敬拜。

我想起一个故事,一天早晨,有位俄国沙皇在宫庭广场的边缘闲庭信步。他看到一位持枪的士兵在庭院墙角的荒废处来回巡逻。他好奇地问这位值勤的士兵究竟在守护什么。士兵说自己不过是服从命令罢了,并不晓得为何被派来守护这个特殊的角落。沙皇又问护卫长这位士兵究竟在守护什么,而护卫长也不清楚,连禁军统领也不知道执行这项任务的理由。最后,沙皇下令查找那些落满灰尘的军事档案,秘密才被解开。多年前,皇太后在庭院的一角种了一些玫瑰,并派一名士兵看护这些娇嫩的植物免遭践踏。后来竟忘了取消这个命令,于是每日例行的巡逻就这样延续了多年——持枪的士兵空守着一块荒废已久的玫瑰田。

今日,千千万万诚挚的基督徒虔诚地守护着星期日的神圣,却不晓得自己所捍卫的是虚无的。七日的第一日没有任何神圣性,就如那片荒芜的玫瑰园一般。耶稣曾说:“凡栽种的物,若不是我天父栽种的,必要拔出来。”(太15:13)

第九章 使徒所持守的圣日

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详细研究了所有可能支持守星期日的经文,却没有找到任何一点有利的证据。让我们转而查考圣灵所启示的早期教会历史。若当时的人不守七日的头一日,那么他们守哪一日呢? 使徒行传记录了始终如一遵守第七日安息日的榜样。一次,外邦人请保罗在安息日为他们主持一场聚会,“他们出会堂的时候,众人请他们到下安息日再讲这话给他们听。散会以后,犹太人和敬虔进犹太教的人多有跟从保罗、巴拿巴的…到下安息日,合城的人几乎都来聚集,要听上帝的道。” (徒13:42,44)

这些经文有力地证实了保罗及其同伴遵守安息日的事实,其中也包含一些有趣的要点。保罗在会堂布道结束后就被外邦人(会堂不允许外邦人进入)围住,请求他在“下安息日”给他们讲道。很多人指出保罗只在安息日进会堂讲道,因为有现成的犹太群众等待他的牧养。此种说法毫无根据。在这个实例中,保罗约定好在下安息日给外邦人讲道,根据本章第四十三节的记载,听他讲道的人中许多人是“敬虔进犹太教的人”。这意味着当时他们已皈依了基督教,并且保罗和巴拿巴“劝他们务要恒久在上帝的恩中。”

“恒久在上帝的恩中”这节经文中谈到了他们安息日的崇拜,这是多么引人关注啊!当代批判安息日的人试图将守安息日之人贴上律法主义的标签,称他们与福音的恩典格格不入。但那些始终将顺从与因信得救联系起来的圣经作者从未如此说。

在使徒行传16章13节,我们拥有确实的证据,即使在没有会堂,没有犹太人的情况下,保罗也依然遵守安息日。他当时在希腊作工,分散在这里的犹太人很少,且当地没有会堂。在这种情况下,保罗是如何遵守安息日的呢?“当安息日,我们出城门,到了河边,知道那里有一个祷告的地方,我们就坐下对那聚会的妇女讲道。”

既使在没有会堂的情况下,使徒仍找到一处可以进行崇拜的地方——河边一个祷告的场所——并向来到那里的人讲道。非常肯定,倘若我们当时跟随保罗参加这样不同寻常的户外布道,任何人都可以感到保罗严格遵守安息日的精神。设想一下,如果这段马其顿的经历发生在七日的头一日,而非安息日。毫无疑问,这段经文也会被引用为星期日崇拜的绝对证据,并且我们也不得不表示赞成。但现在谁还可以提出证据,反对保罗在认真遵守安息日一事上所树立的榜样呢?

阅读以下的经文,我们可以再次得知保罗的习惯。“保罗照他素常的规矩进去,一连三个安息日,本着圣经与他们辩论。”(徒17: 2)“每逢安息日,保罗在会堂里辩论,劝化犹太人和希腊人。”(徒18:4)

最后,我们引用这位伟大使徒的个人见证,借此说明他平生从未守星期日为圣。就在保罗离世前不久,他对犹太领袖们做了以下强调性的论述:“弟兄们,我虽没有作什么事干犯本国的百姓和我们祖宗的规条,却被锁绑,从耶路撒冷解在罗马人的手里。”(徒28:17)

请大家思考片刻!如果保罗曾经蓄意破坏安息日,或遵守除第七日以外的日子为圣,他就不会坦然声称自己从未做过任何违反犹太传统的事。凭借这位无可指摘、完全诚实之人所做的绝对声明,我们就可以停止在圣经中寻找守星期日的凭据,因为圣经中根本没有这样的证据。

我们若能找到守星期日的证据,那么毫无疑问,履行我们的宗教义务将会容易得多。同时,我们可以获得世上大多数主流教派,如守第一日的新教和天主教的支持,并以他们为榜样。

但我们不是要寻找最受欢迎或最便捷的方法,而是圣经的方法,并且我们已经找到。我们必须以诚实正直之心宣告,那盛行的风俗——遵守第一日,与上帝亲手所写之律法截然不同——与最终审判我们的圣言相悖。任何流行的主流观点,都不能使“耶和华如此说”这一明白严肃的证言失效。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必须以圣经为唯一的基础。

上帝的话指明:“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这一日你…无论何工都不可作。”(出20:8)除非我们在圣经中找到某些指示——上帝已把那在威严及尊荣中向全世界宣告的道德律法收回,否则我们都要接受十诫,依然视它与我们息息相关,并始终具有约束力。上帝已表明祂的用意,且是严肃认真的。

有人诡辩道,上帝已经免除我们守第四诫的义务,因为在这个为生计打拼,充满竞争的工业化社会中,守安息日是不可能的。毫无疑问,撒但已操纵金融界使守安息日者陷于窘境,但上帝从未要求我们去做无法完成的事。所以,永远没有什么能成为违背上帝任何一条诫命的借口。

你可能会说:“老板要求我在星期六上班,而且我不能让家人挨饿”。对于此种窘境,主在很久以前的福山宝训中就做出了回答:“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3)前一节经文已经为“这些东西”下了定义,就是食物、衣服和工作。耶稣简单明了地告诉我们,如果在顺从祂和服从雇主之间存在矛盾,我们必须将祂置于首位。物质上的考虑不可比实行上帝的旨意更重要。

在任何情况下,对于那些不管发生什么,哪怕是丢了工作也遵守安息日的基督徒,他们的信心都会得蒙上帝的赞许。很多时候,上帝会为那些守安息日的人施行神迹,做特殊的安排。但某些时候,主也允许祂的子民受到失业的试验,然后又因他们的信心为其预备更好的工作。不管在什么环境中,只要我们信靠并顺从祂,那些“东西”总要加给我们。

守安息日的真秘诀在于将“安息日的主”持守于心!只有爱才能使上帝的儿女宁可牺牲性命也不违背诫命中的任何一条。耶稣说:“你们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命令。”(约14:15)使徒约翰用以下的话对爱下了定义:“我们守上帝的诫命,这就是爱祂了。”(约一5:3)

这样看来,安息日与其说是一个日子问题,不如说是道路问题——一条因爱而顺从之路,或是缺少爱的违命之路。请将它铭记在心,永不忘怀!如果守安息日不是出于一颗全然爱主并委身于祂的心,那么即使你守的是第七日的真安息日,也毫无价值。若没有爱,一切遵守律法的行为都将变得枯燥无味、痛苦不堪。若是本着爱遵守诫命,每一条都会变得令人欢喜快乐。请以个人对上帝的爱作为你守安息日的动机和基础,那么在你的余生,这日便会成为每周中最快乐的日子!

相关文章

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