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格兰教会(Church of England)

字体【

英格兰教会(Church of England)对安息日的论述:

“许多人认为星期日就是安息日。但是不管是在新约圣经中还是在早期教会,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我们有权利将第七日的遵守转到第一日上。不管是在过去还是现在,安息日一直就是星期六,而不是星期日。如果该条诫命依然对我们有约束力,那么我们必须遵守这一日,而不是其它日子。”——(莱昂内尔?皮尔神父《所有神徒的教会》新西兰,庞森比,《教会和百姓》[1947年9月1日。Rev. Lionel Beere, All-Saints Church, Ponsonby, N.Z. in Church and People, Sept. 1, 1947])

“圣经中没有任何一处指出应当在星期日进行崇拜。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 那就是星期六!”——(魁北克大主教P?卡灵顿, 1949年10月27日;引至《预言表号》第12面。[P.

“第一日的遵守取代了第七日的安息日,这样的变更是建立在,而且仅仅是建立在教会本身的证词上。” ——(《霍巴特教会新闻》1894年7月2日;引至《预言表号》第14面。[Hobart Church News, July 2, 1894; cited in Prophetic Signs, p 14])

“究竟圣经什么地方告诉我们要遵守第一日呢?上帝吩咐我们要遵守的是第七日;圣经没有任何一处命令我们守第一日……正如我们遵守其它事情一样,我们守第一日而不守第七日为圣的原因并不是出于圣经,而是因为教会的命令。”——(以撒?威廉斯神父《教理训言》第334面[Rev. Isaac Williams, Ser. on Catechism, p. 334.])

“诫命说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上帝……当守的安息日。任何的计算,任何的年历都不能让七等于一,也无法让第七意味着第一,或星期六意味着星期天……事实是,我们每一位都是安息日的破坏者。”——(乔?霍奇神父。[Rev. Geo. Hodges.]

“在前三个世纪里,没有任何一位神学作家将守星期日的起源归咎于基督或是基督的使徒。”——(威廉?顿威尔爵士《六个经文的检验》第6、7(附录)。[SIR WILLIAM DOMVILLE, "Examination of the Six Texts," pages 6, 7. (Supplement)])

“在整本新约圣经中,没有任何一个字,任何一个暗示说明要在星期日禁止一切的工。……在星期日安息根本不是神圣的律法……,对圣灰星期三(大斋首日:复活节前第七个星期三和大斋期的第一天,在这一天很多基督教都用灰在前额画一标记以作忏悔和必死的标志)或大斋节(从圣灰星期三到复活节的四十天,基督徒视之为禁食和为复活节作准备而忏悔的季节)的持守与守星期日一样,都是处于同一种立足点之上的。”——《艾顿教法》—《十诫》第52、63、65面。[CANON EYTON, 'The Ten Commandments," pages 52, 63, 65.]

“到底在新约圣经中有没有命令将一周的安息日从星期六改到星期日呢?绝对没有!”——(《基督教教义手册》第127面。[Manual of Christian Doctrine," page 127.])

“主日根本没有取代安息日……主日只不过是教会的制度罢了。它并不是第四条诫命所吩咐人遵守的日子,因为他们遵着诫命守这日子约有三百年……早期教会的信徒可以在主日做一切的工,然而,甚至在逼迫的日子,他们都严格的遵守所有神圣的诫命;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一点(要用主日取代安息日)。”

——(杰里米?泰勒主教《开导小信疑惑者-释疑》第一部,第二册,第二章,规则六,第51、59部分[BISHOP JEREMY TAYLOR, "Ductor Dubitantium," Part I, Book II, Chap. 2, Rule 6. Sec. 51, 59.])

“星期日(字译:太阳日)就是外邦人隆重朝拜那颗被称为太阳之行星的日子。受这日的影响,也出于是尊重这日的(依他们认为是)圣体,基督徒们认为合宜与外邦人同守这一日,并且用相同的称号,这样他们就不会显得与世俗格格不入了,因为倘若他们遵守安息日就会阻挠外邦人皈依基督教,甚至会产生更大的偏见,以至于使福音受抵制。”——(T?M?莫尔《主日对话》第22、23面。[T. M. MORER, "Dialogues on the Lord's Day," pages 22, 23.])

“清教徒的观念历来就是令人不快的。它将星期日改成了安息日,甚至教导他们的百姓称星期日为安息日。连教牧人员都如此行。”

“除非我的计算是完全错误,否则安息日就是从星期五傍晚六点后的24个小时。因此,在我们进入星期日之前它才结束。如果你向一个严守星期日为安息日的人提出他应当在正确的日子守安息日,那么你提不起他的热情。他会马上回答:这不是原则问题,日子已经更改了。然而,是谁改变了它?整个新约圣经中并没有命令基督徒将安息日改变为星期日呀!”——(D?摩尔斯?博伊考特——《每日通讯》伦敦1931年2月26日。[D. MORSE-BOYCOTT, Daily Herald, London, Feb. 26, 1931.])

“基督教教会做得(改变安息日)不光明磊落,而是潜移默化、持渐积微、几乎不知不觉地将这一日改变到另一日子”——(F?W?法勒D.D.《来自西奈山的声音》第167面。[F.W. FARRAR, D.D., "The Voice From Sinai," page 167.])

“不管你是研究教父作品还是研究现代作品,我们都无法找到主日是使徒所定下的制度;他们并没有将安息日变更到一周的第一日。”——(彼得?赫伊林《安息日历史》第410面。[History of the Sabbath," page 410.])

“仅仅指责星期日世俗化是十分简单的,但也是无效的。我们所需要的就是找到某种原则,这种原则是我们这些基督徒靠得住的,并且我们能将自己的行为和劝勉建立在其之上的。当我们回到新约圣经,我们找不到任何的权威法规。基督的话中没有记载,也没有任何的使徒训言告诉我们必须守星期日,事实的确如此。这真的令人沮丧,如果我们指出那让我们没有选择,使我们要么顺从要么悖逆的确切法规,我们的任务就会变得简单轻省了……无论在圣经中还是在历史上,都没有守星期日为安息日的条例。”——(斯蒂芬博士,纽卡斯尔主教,新南威尔士,在一篇出版于《纽卡斯尔晨讯》的报道如此说。1924年5月14日。[DR. STEPHEN, Bishop of Newcastle, N.S.W., in an address reported in the Newcastle Morn-ing Herald, May 14, 1924.])


共0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