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Catholic)

字体【

天主教(Catholic)对于安息日的论述:

“必须好好提醒长老会教徒、浸信会教徒、卫理公会教徒和其他所有的基督徒,圣经根本没有一处支持他们守星期日。星期日是罗马天主教所设立的一个制度,凡守那日子的人,都是守天主教的命令。”——(布雷迪神父的致辞,于1903年3月18日出版在新泽西州伊丽莎白市的《新闻》上。参阅《这个磐石》[Priest Brady, in an address, reported in the Elizabeth, NJ ‘News’ on March 18, 1903. See This Rock])

“改正教徒……接受星期日替代星期六以此作为公共礼拜的日子,他们乃是在效学天主教……但是改正教徒的思想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藉着遵守星期日,他们乃是在接受那教会发言人——教皇——的权威。”——(《我们的星期日来宾》1950年2月5日,参阅《这个磐石》[Our Sunday Visitor, February 5th, 1950. See This Rock])

“当然,这两段久远的引证十分准确。天主教指定星期日作为公共礼拜的日子,并且因其作出这一改变而备受褒贬。” ——(《这个磐石》,《天主教护教学和传道学杂志》1997年六月刊,第八面[This Rock, The Magazine of Catholic Apologetics and Evangelization, p.8, June 1997])

“问:你有没有其它证据证明他们(改正教徒)并不是受圣经的指导呢?答:是的,此类证据太多了,以至于我们无法在这个小文章中容纳如此众多的例证。他们拒绝了许多清晰记载于圣经中的东西,并且公开承认很多圣经中从未提及的谬论。

问:各自举些例子好吗?

答:如果圣经是他们唯一的准则,那么他们应该根据约翰福音第十三章耶稣的命令彼此洗脚;他们也当根据“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这条诫命,遵守星期六而不是星期日,圣经中根本没有改变或废除这条命令的证据;……”——(斯提反?金南神父《教理论》,第101面,1857年,纽约[Rev. Stephen Keenan, A Doctrinal Catechism; New York in 1857, page 101 Imprimatuer])

“问:你还有其它方法证明(罗马天主教教会)有权柄设立法令节期吗?

答:倘若她没有此种权力,她就不会做成让当今所有宗教家都一致同意的事情——它就不会建立守一周第一日的星期日的制度,因为(圣经中教导的)当守的日子是星期六而不是第一日,这种改变是没有圣经经文根据的。”——(斯提反?金南神父《教理论》第174面,1857年, 纽约。Rev. Stephen Keenan, A Doctrinal Catechism; New York in 1857, page 174)

“问:我们用什么方法可以向一位改正教徒指出,他所说的那些反对禁食和禁欲的话是不合理的?

答:既然他不愿意禁食和禁欲,那就问他为什么要守星期日,而不守星期六作为安息日。如果他回答,圣经命令他守星期日,但没有论到禁食和禁欲,那你就告诉他圣经谈到星期六与安息日的事情,但是没有论及星期日与一周第一日的事情。如果他拒绝星期六为安息圣日,用星期日来代替它,说这只是因为古代教会是如此行,如果他愿意一直这样坚持下去,那么他就要去禁食和禁欲,因为古代教会也这样规定,难道他也要避开这命令?”——(司提反?金南神父《教理论》第181面,1857年, 纽约[Rev. Stephen Keenan, A Doctrinal Catechism; New York in 1857, page 181])

“问:哪一日是安息日?

答:星期六是安息日。

问:那为什么我们遵守星期日而不是星期六呢?

答:我们之所以守星期日而不守星期六,是因为天主教将星期六的神圣性转移到了星期日。”――(彼得?耶尔曼神父C.SS.R.《天主教教义教理详解》第50页[Rev. Peter Geiermann C.SS.R., The Convert’s Catechism of Catholic Doctrine, p. 50])

“问:当一位明智的改正教徒发现自己的教会连圣经准则都不顺从的时候,岂不会产生严重的怀疑吗?

答:当然会的,当他看到人们给婴儿施洗,废除犹太人的安息日,而遵守没有圣经根据的星期日之时;当他看到他们忽视圣经中清晰命令的彼此洗脚的礼节,并且吃圣经中特别禁止的血和勒死的牲畜时,如果他全面思考,就必定会怀疑……

问:当改正教徒发现自己是以遗传为向导时,他会不会产生怀疑呢?

答:如果他认真思考,并晓得他守星期日为圣的行为完全是天主教的传统之时,他一定会怀疑的;……”——(新版《最具争议的教理》作者斯提反?金南,乔治?格马克神父校订,伦敦伯恩斯&奥茨有限公司出版—纽约、辛辛那提,芝加哥:本辛格兄弟出版社,1896年,第6、7页。【Controversial Catechism by Stephen Keenan, New Edition, revised by Rev. George Cormack, published in London by Burns & Oates, Limited - New York, Cincinnati, Chicago: Benzinger Brothers, 1896, pages 6, 7】)

“教会(罗马天主教)在把一周的休息日,从犹太教的安息日——也就是一周中的第七日,改成第一日之后;另一方面,又制定了第三条诫命(编者按:上帝十诫中的第四诫),规定星期日才是应当守为圣的主日。特伦特会议(第六部分,第十九条教法)谴责那些否认基督徒应当遵守十诫的人。”——(《天主教百科全书》,上帝的诫命,卷四。 ? 1908年罗伯特.阿普尔顿 公司出品——在线版本? 1999凯文?奈特,尼西?奥布斯塔出品——出版校对拉米?拉夫得-+约翰 M.法利,纽约大主教,第153面。The Catholic Encyclopedia, Commandments of God, Volume IV, ? 1908 by Robert Appleton Company, Online Edition ? 1999 by Kevin Knight, Nihil Obstat - Remy Lafort, Censor Imprimatur - +John M. Farley, Archbishop of New York, page 153)

“(罗马天主教)教会创始者耶稣基督将那绝无错误而神圣的权威赐给她,因此她将遵守安息日改变成了遵守星期日。改正教徒主张圣经是信仰中的唯一指南,但是对于遵守星期日,他们却没有任何圣经中的根据。在这一问题上,只有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才是唯一与圣经相符的改正教会。”——《天主教全球公告》1945年8月14日,第4面[The Catholic Universe Bulletin, August 14, 1942, p. 4])

“我们所有人所相信的许多有关信仰的事情都无法在圣经中找到根据。例如,我们在圣经中没有找到基督或是使徒们命令安息日必须从星期六改到星期日。我们有上帝赐给摩西的诫命,吩咐我们遵守安息日为圣,这安息日就是一周中的第七日——星期六。然而,今天绝大多数基督徒都在遵守星期日,因为这个日子是圣经之外的教会启示我们的。”——(出自《天主教弗吉尼亚人》的《告诉你真相》卷22,编号49(1947年10月3日)The Catholic Virginian, "To Tell You The Truth,” Vol. 22, No. 49 (Oct. 3, 1947))

“……倘若你通读圣经,从创世记读到启示录的话,你不会找到任何一句经文可以证明星期日是神圣的。圣经强调了对星期六的虔诚遵守,而我们从来没有尊这一日为圣。”——(《我们教父的信仰》作者巴尔的摩大主教雅各?卡丁纳?机本,88版,第89面 ,1876年出版,唐出版社和出版公司1980年授权再版。第72-73面。The Faith of Our Fathers, by James Cardinal Gibbons, Archbishop of Baltimore, 88th edition, page 89.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1876, republished and Copyright 1980 by TAN Books and Publishers, Inc., pages 72-73.)

倘若否认了教会的权威,你就再没有足够或合理的解释与理由证明上帝诫命中的第三条诫命中——也就是改正教的第四条诫命——中的星期六改成了星期日……教会超越了圣经的权威,更改安息日的遵守就是一个鲜明例证。”——(《天主教记录》9月1日,1923年Catholic Record, September 1, 1923.)

“但因为圣经所特别强调的是星期六,而不是星期日,所以对于那些声称自己的信仰是直接来自圣经而不是教会的非天主教徒,那么他们以守星期日来代替星期六的做法岂不令人感到奇怪么?是的,肯定会的,这样做乃是言行不一;然而,早在改正教出现之前十五个世纪,这个日子就已经被改变了,而且那个时候这日子曾得到普遍的遵守。迄今为止,改正教都在继续这个传统,然而它却是建立在天主教的权威之上,而非以圣经清晰的经文为根据。遵守星期日的传统存留下来就是提醒非天主教教派都是从母教会分裂出来的——就好像一个男孩逃出自己的家,但是他口袋中依然揣着母亲的相片或她的发夹。”——(《千万人的信仰》The Faith of Millions)

“在公元第一世纪,教会所做的也许是最大胆的事情,也是最革命性的改变——就是将圣日安息日从星期六转移到了星期日。‘主日’(dies Dominica)的制定并不是出自圣经中的任何指导,而是教会因着它自身的权柄擅自设立的。复活日以及在其五十天后的五旬节都是在一周的第一日。因此这就成了新的安息日。那些认为圣经是独一绝对权威的人,应该顺理成章地皈依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因为他们才是守星期六为圣的。”——(《哨兵》,牧师手册,圣凯瑟琳天主教会,阿尔贡,密西根州,1995年 5月21日。Sentinel, Pastor's page, Saint Catherine Catholic Church, Algonac, Michigan, May 21, 1995)

“如果改正教徒真的听从圣经,他们就应该在安息日敬拜上帝。他们守星期日就是在跟随罗马天主教的法律。”——艾伯特?史密斯Albert Smith,巴尔的摩大主教(管辖)区的区长,回红衣主教的信,日期为1920年2月10日。Albert Smith, Chancellor of the Archdiocese of Baltimore, replying for the Cardinal, in a letter dated February 10, 1920.)

“改正教守星期日是向(天主)教会权柄致敬的忘我行为。”——(路易斯?瑟古阁下,《坦率谈论当今的改正教教义》Monsignor Louis Segur, ‘Plain Talk about the Protestantism of Today’, p. 213.)

当改正教再三向教皇提出疑问“你怎敢改变上帝的律法?”(主要是针对天主教为何将十诫中“不可拜偶像”这一诫命废除了。)但是,天主教向改正教提出的反问则更加尖锐。以下是(天主教发出的)正式的提问:

“你会告诉我说:‘星期六是犹太人的安息日,但是基督教的安息日已经改到了星期日。它已经改变了!’那么,是谁改变的?谁有权柄改变全能之上帝亲自设立的诫命呢?倘若上帝亲自说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谁还敢——不是这样,第七日要劳碌做你一切的工,但第一日是当守的圣日呢?

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不知道你会如何回答。你是一个改正教徒,并且你口口声声说要按圣经行事,且唯独以圣经为准绳;但是在‘守七日中哪一日为圣’的事情上,你的做法却与圣经明确的吩咐相悖,你还用其它日子代替了圣经中所吩咐的圣日,这是何等的严重啊!

遵守第七日为圣日的命令是十诫中的一条;你认为其它九条诫命仍然有约束力;那么是谁给你权柄去践踏第四条诫命呢?如果你坚守自己的原则,如果你真的遵循圣经,并且以圣经为唯一的准则,那么,你应该从新约圣经中找出明确改变第四条诫命的经文来。”——(《基督教教义图书:为什么你不守圣安息日》(伦敦:伯恩斯和奥茨有限公司)第3、4页[Library of Christian Doctrine: Why Don't You Keep Holy the Sabbath-Day? (London: Burns and Oates, Ltd.), pp. 3, 4])

“我再三出价1000美元,奖励给任何可以从圣经中向我证明必须守星期日为圣的人。圣经中没有这样的律法。它只来自圣天主教的律法。圣经说‘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天主教说:‘不对,藉着我的神圣权柄,我废掉了星期六,并且命令你们守一周的第一日。看那!整个文明世界都屈膝,以顺从圣天主教的命令。’”——(托马斯?恩瑞特神父C.S.S.R.,1884年2月18日,在纽约罗马天主教1893年7月周刊《美国哨兵》出版,第173面。[Priest Thomas Enright, C.S.S.R., February 18, 1884, Printed in the American Sentinel, a New York Roman Catholic journal in June 1893, p. 173]

“整个地球上只有一个教会有能力,或者说是自称有能力,制定约束道德良心的律法,这些律法是列于上帝之前,是以地狱之火为惩罚的。例如,星期日崇拜的制度。其它教会守这日子的权柄是什么?你的回答是因为第三条诫命(天主教去掉了第二条有关禁止拜偶像的诫命,所以称第四条诫命为第三条诫命),这一条诫命吩咐说‘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但是星期日并不是安息日。任何一位在校学生都知道,星期日是一周的第一日。我再三拿出1000美元,奖励给任何可以单从圣经中向我证明必须守星期日为圣的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赢得这笔奖金。是圣天主教会将星期六,也就是第七日的安息日,改到了一周的第一日。”——(T?恩瑞特辅理主教在1893年发表的一篇演讲。[T. Enright, C.S.S.R., in a lecture delivered in 1893])

“当然,天主教宣称这种改变是她的作为。并且这一作为,正是(天主教)教会权柄及其在宗教事务上之权威的标记。”——(红衣主教团团长C?F?托马斯,在回答有关安息日改变的一封信中如此说,1895年11月11日。[C. F. Thomas, Chancellor of Cardinal Gibbons, in answer to a letter regarding the change of the Sabbath, November 11, 1895])

“耶稣基督的教会是建立在传统之上,而非圣经之上。”——(爱吉恩?拿帮《天特会议所指定的天主教原则》第157面[Adrien Nampon, Catholic Doctrine as Defined by the Council of Trent, p. 157])

“教皇拥有如此伟大的权柄和能力,以至于他有能力修改、说明或诠释神圣的律法。”(教皇可以修改神圣的律法,因为他的权柄不是来自人,而是来自上帝,他乃是上帝在地上的代理人。” ——(卢修斯?费拉里斯《教会法典》教皇章二,卷六,第29面。[Lucius Ferraris, Prompta Bibliotheca, art. Papa, II, Vol. VI, p. 29])

“天主教的领袖因信仰而被定义为耶稣基督的代表(并且被众信徒普遍认可)。教皇被尊为在世上‘取代’全能三一上帝之第二位格的人。”——(约翰?保罗二世,《穿越希望的门槛》第3面,1994年[John Paul II, Crossing the Threshold of Hope, p. 3, 1994 ])

“……牧养机构过去向母教会建议将那作为‘太阳日的’星期日基督化,‘太阳日’是罗马对这日的称呼,现代语言中仍然保留着此种说法。当时这样做,是为了带领忠心的信徒远离那些敬拜太阳之教派的诱惑,并且要指引他们纪念赞美基督,人类的真‘太阳’。”——(约翰?保罗二世《受难日》。《基督——真光的日子》1998年(著名的改正教领袖都同意这个声明——请见上文《浸信会手册》的作者E?T?锡斯克思博士[John Paul II, Dies Domini, 27. The day of Christ-Light, 1998 (Prominent protestant leaders agree with this statement - See above for a statement by Dr. E. T. Hiscox, author of the ‘Baptist Manual’)])

“太阳神是异教中的主神……在波斯和其它地方都有太阳神的崇拜者……实际上,有关太阳尊贵王者的形象,适用于象征基督——公义的太阳。因此这些国家的教会可能会这样说‘过去古老异教的名字[太阳日],应该保留下来,并视之为神圣,圣洁的’。这样,本来是献给巴德尔神的异教太阳日,变成了基督教的太阳日,归耶稣为圣了。”——(神学博士威廉?吉尔第,《天主教世界》1894年3月,第809面。[William Gildea, Doctor of Divinity, The Catholic World, March, 1894, p. 809])

“留下星期日的异教名称太阳日,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异教徒和基督徒在观点上基于一周第一日的联合。这是君士坦丁皇帝向他国民下的命令——异教徒和基督徒都一样——尊太阳日为‘可敬’的日子。”——(亚瑟?P?斯坦利 《东方教会史》第184面。[Arthur P. Stanley, History of the Eastern Church, p. 184])

“当圣保罗批判律法的功效时,他当时并不是指十条诫命,十诫中与上帝自己一样,都是不会改变的,上帝无法在改变律法的同时,仍然算作是无穷神圣的上帝。”——(《我们星期日的访客》1951年10月7日,[Our Sunday Visitor, Oct. 7, I951.])

“问:你如何证明(罗马)教会有权柄支配节期和圣日?

答:凭着那将安息日改变到星期日的举动,而这又是改正教徒所接受的,所以他们的行为是自相矛盾的——一方面严格遵守星期日,一方面又去掉(罗马)教会所指定的大多数其它的节期。”——(亨利?特伯威尔,《基督教教义节选》(1833年批准),第58面(这与但以理?法瑞斯所著的《基督教教义手册》中第67面的表述一致)[Henry Tuberville, An Abridgment of the Christian Doctrine (1833 approbation), p.58 (Same statement in Manual of Christian Doctrine, ed. by Daniel Ferris [1916 ed.], p.67)])

“有一些神学家持有这样一种观点——上帝同样也直接指定星期日为‘新律法’中崇拜的日子,祂自己毫不含糊地将星期日代替了安息日。但现今这个神学观点已经彻底被抛弃了。如今,普遍的观点就是:上帝直接赐给教会权柄,于是教会可以随意撇弃任何一天,或设立教会自己所视为合适的日子为圣。教会过去选择了星期日,也就是一周的第一日,并且也随着时间的推移选择其它的日子作为圣日。”——(文森特?J?凯利《严禁星期日和宗教节日被占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美国联邦直辖区),天主教美国新闻大学,对神圣神学的研究。第70卷,1943年,第二面。[Vincent J. Kelly, Forbidden Sunday and Feast-Day Occupations, Washington, DC,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Press, Studies in Sacred Theology, No. 70.,1943, p. 2.])

“如果我们单单参考圣经,我们应当务必与犹太人一样遵守安息日,也就是星期六为圣,而安息日绝不是星期日…””——(《为天主教高中和学院准备的一个宗教课程》作者文学硕士约翰?拉瑞斯神父,本辛格兄弟出版社,1936年版,第一部分。[A Course in Religion for Catholic High Schools and Academies, by Rev. John Laux M.A., Benzinger Brothers, 1936 edition, Part 1.])

“星期日是天主教的一个制度,并且…只能用天主教的教义来辩护…从圣经的开始到结束没有任何一节经文授权我们将一周的公共敬拜日从一周的最后一日转移到一周的第一日。”——(《天主教新闻》1900年8月25日。[Catholic Press, Aug. 25, 1900])

“安息日是星期六,不是星期日。是(罗马)教会将守安息日改为遵守星期日。当上帝清晰地表明:‘当记念安息日守为圣日’时,改正教教徒必定会为自己遵守星期日的行为而感到十分困惑。星期日这个字眼并没有出现在圣经中任何地方,因此,改正教徒无视这一点的同时,也是在顺从罗马天主教的权威。”——(《教法大全,教理诠释》第89面[Canon Cafferata, The Catechism Explained, p. 89. ])

“理性和理智要求我们只能选择以下这点:要么改正教教义结合守星期六为圣,要么天主教教义结合守星期日为圣。妥协是不可能的。”——(约翰红衣主教,《天主教镜报》,1893年12月23日。[John Cardinal Gibbons, The Catholic Mirror, December 23, 1893.])

共0条